Skip to Content

铿铿与锵锵

日月如磨蚁,往来无休息。

Posted on

锵锵从海外回来了,带着满身心的疲惫。

锵锵找回了铿铿,寻求安慰。
铿铿对锵锵说:要不你做铿铿吧。锵锵说,好啊。
于是,锵锵变成了铿铿,铿铿变成了锵锵。

他们再次约好了一起去坐火车,轻装上路,而这次有了共同的目的地。

数天后,他们抵达日落城。

日落城站的月台上有许多孩子趴在地上数蚂蚁。
铿铿觉得很奇怪,她不清楚这些蚂蚁究竟从哪里来,或者怎么会来。
锵锵顽皮地捏了捏她的鼻子,说:这些蚂蚁都为迎接你我而来,包括这些孩子。

光洁的大理石路面上满是密密麻麻的蚂蚁。铿铿尽量小心地挪移着,闪避着,她心头有丝慌乱。
锵锵则漫不在乎的样子,他一把拉过铿铿的手,大踏步地向前走着,却没有踩死一只蚂蚁。
铿铿感觉自己的心突突突地都要跳出来了,她甩了手臂大叫着要锵锵停下来。
锵锵收住脚步,回转身,轻笑着对铿铿说:这里有个故事,关于孩子跟蚂蚁,但我并不想说,或者说了也说不清楚。
你就憋吧,憋死你。铿铿别过脸,突然嘤嘤地哭了出来。

锵锵故意不理她,径自走。铿铿摸了眼泪稍显委屈地无奈跟在身后。
出了检票口,走过站台广场,锵锵叫了辆的士,还是跟铿铿一前一后地坐上去,直接去落日山崖。
途中彼此无话。锵锵隐忍着,只是不时地从车首后视镜里看下铿铿。
铿铿故作着面无表情,眼睛始终朝着一侧车窗外。

到了路尽头,落车。落日山崖的上空落日余晖恰好还晃亮着。
锵锵帮神情踟蹰的铿铿打开后车门,拉她下车。
铿铿负气着噘嘴,瞪他,推他,踢他。
锵锵傻傻地由她折腾,好不容易抱定她,顶了她的额头低声说:我们原本好好来这的,怎又无故伤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