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浮生一日

有无断常见,生灭幻梦受。

Posted on

大悟禅师驻锡在东关城头山骷髅寺。
长生赶早去江滩逮了几斤蟛蜞摸了几两青虾放网兜里划个木澡盆顺了芦苇荡河道去看望他。
划至山下乱葬岗边拴好澡盆上了岸摘几个野生香瓜穿过桑林坡地没几步就到山门。
开门的是边系着衽口边打着哈欠山下三岔口朝阳驿店掌柜张寡妇没带她的狗。
寡妇盯了眼长生提着的网兜盈盈道你先进去我回店里拷酒顺捎点肉和蔬菜这就下山。
长生沿了残破碑材石板路到厨房放过东西喝了口水抹把嘴去禅房。
禅师说来啦扬扬手自便翻身继续睡。
长生回转厨房洗个瓜啃着去佛殿看金身斑驳布幔爬蛛案炉倾塌香灰满地。
有个声音说此时甚好让长生卸下块门板扛了去后院桂树下打地铺躺会。
惺忪醒转时近中午长生起身拍下屁股撑了后腰去厨房饭菜寡妇已快做好禅师则先在喝酒。
长生说刚我做了个梦禅师呵呵说倒酒倒酒。
长生说我刚做了个梦禅师白眼说喝酒喝酒。
饭毕寡妇带长生去她店里骑上她的毛驴顺了官道直接回家。
到家发现长生早上栓乱葬岗边的澡盆安好放在堂屋里。